【文学原创】有多少爱可以重来

有多少爱可以重来

方下中学  蔺青春

下午女儿要去参加计算机等级考试,怪不得今天女儿史无前例地起了个大早呢。

女儿起床后没有像以前那样磨磨蹭蹭地跟口红和镜子闹别扭,而是一番简单的梳洗后开始收拾鼓捣起她的笔记本电脑来。

“别弄了,我早就给你弄好啦。”

知道女儿今天考试,昨天晚上我就一遍遍地催促她赶紧做几份模拟试题。自从女儿拿到准考证那天,我就把考试系统和相关软件都安装完毕了,而且连模拟考试用的光盘也早早地放进了光驱里面。

“急什么,明天上午也不晚呢。”

明日复明日,明日何其多。以女儿的习惯,休班的时候八点起床算是闻鸡起舞了。女儿起床后懒洋洋地梳洗打扮,然后慢吞吞地吃早...

【文学原创】遇见一场雪

【遇见】遇见一场雪

方下中学 蔺青春

这个冬季,终于等来了一场羞羞答答的雪,如同一位美丽的新娘,当我急匆匆地赶到婚礼的现场,她已经一袭银装素裹,袅袅娜娜地玉立在我的眼前了。

没有雪的日子,时光轻柔地像一朵棉絮,我拼命地挥舞着双手,总也无法抓得住它的踪影。

这第一场雪,她终于来了。

早上出门的时候,我才与她撞了个满怀。此时此刻,她那洁白的肌肤,她那清冽的气息,已经实实在在地闯入我的心扉。

只是昨天天气预报与网络上各种的传言段子,让人对这场雪充满了期盼的焦虑。今天当我拥入她的怀中时,才不觉哑然一笑:原来这世间所谓的轰轰烈烈的爱情,最终不过是虎头蛇尾的一场空欢喜。

这雪也太薄了!薄...

【文学原创】静候一朵花开

【遇见】静候一朵花开

方下中学  蔺青春

下午下班回家,路过那个整天被城管撵得屁滚尿流的小菜市场,忽然看见多了一个平日里没有过的小摊,走过去看看,原来是个卖花卉的小摊。

小摊上摆放着许多花卉的根系或是幼苗,新鲜,湿润,鲜脆,看上去有些生机勃勃的感觉。小摊前的两个年轻人正在口若悬河地对周围的买主不断地夸耀着,颇有王婆卖瓜的味道。

两个年轻人的旁边,赫然竖立着两个色彩艳丽的写真广告牌,广告牌上的各色花卉正在争奇斗艳。我循着广告牌上的花卉图片逐一望去,却有一个响亮的名字映入我的眼帘:香水百合。

不知道是触动了心底的那条神经,我竟对着这名字发呆了几秒钟。记忆中这名字应该是多年前...

【文学原创】那年,那背影

那年,那背影

方下中学  蔺青春

那一年,他终于忍无可忍,一赌气,走进了大山。

其实想想也没什么,他只不过跟学校领导吵了几句嘴而已,原因就是他看不惯那些所谓的领导在职称与评优中的种种不公。

呸,那些小狐狸精们抛抛媚眼送送礼就能随便更改民主评选结果,尼玛什么东西。

那一年是上世纪的最后一年。他自愿请求调动,躲进了全县最偏远的那个山区中学。其实他心里明白:他想逃,他想逃离那片污浊。

那地方真是偏远而荒凉,简直就是鸟不拉屎的地儿啊,幸亏一条公路从学校大门前穿过,才在这荒芜中多少有了些现代化的气息。

校园的后面就是一座小山。常常在没有课的时候,他把自己抛在那小山顶上,迎着风...

【文学原创】爱,怎么会变成这样

爱,怎么会变成这样

走累了,她一屁股坐在了地上。

虽是深秋季节,可是地上一点儿也不凉。这儿是校园的操场,操场上全是新铺的塑胶跑道和篮球场,坐在上面,软软的,感觉像是坐在一片碧绿的草地上。

白天这儿是莘莘学子们的欢乐世界,学校推行惠民政策,晚上则开放供附近小区的居民义务健身用。尽管如此,附近小区的居民还是去附近公园跳广场舞的多,而真正到这儿来的,都是些痴迷于瘦身运动或是那些顿悟亚健康状态危害的男男女女们,偶尔也会有那些校园怀旧情结的年轻人,或双双成对,或孑身一人。

每天晚饭后,她习惯了一个人来这里转转,准确地说是来这里散散心。她不需要什么人来陪,也不喜欢什么人来陪,自己一个人静静地走...

【文学原创】离别的车站(小说)

离别的车站(小说)

方下中学  蔺青春

(一)

从他走后,不知道为什么,她疯狂地喜欢上了这首歌。

常常在每一个悄无声息的夜晚,她把房间里所有的灯一一熄灭,然后蜷缩在阳台上那宽大的藤椅中,眼睛痴痴地望着窗外一片片或远或近闪闪烁烁的霓虹发呆,而此时她的耳机里总是单曲循环着那熟悉的旋律:

“当你紧紧握着我的手,

再三说着珍重珍重。

当你深深看着我的眼,

再三说着别送别送……”

这是一座北方的滨海小城。说是小城,其实最初的时候,它不过是一个沿海小镇或者说是一个比较大的沿海渔村而已,后来随着当地政府的不断开发和投资商的不断涌入,几年来它也变得俨然一座现代化城市...

【文学原创】突围!突围!

突围!突围!

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,喜欢上了汪峰的歌。喜欢汪峰,喜欢他的歌声中带来那种沧桑和悲凉,在这灯红酒绿的繁华世间,这情愫也算是一种清新,一种别致了。

除了那首风靡一时的《春天里》,当属这一首了:

“当我走在这里的每一条街道,

我的心似乎从来都不能平静。

除了发动机的轰鸣和电气之音,

我似乎听到了它烛骨般的心跳……”

说不出为什么喜欢,反正喜欢就是喜欢。总觉得一首好歌除了经得起岁月的淘洗,那就是它能于无声处悄悄钻进你的灵魂深处。

……那天晚上喝得不算少,确实有些醉了。回家后一屁股坐在沙发上,习惯性地掏出手机看微信,除了微商宣传和那些无聊的调侃外,有两条信息蓦然出现...

【文学原创】有娘的日子

有娘的日子

周末下班回到家里,刚想坐下喝杯茶,忽然看到玻璃茶几上放着一个方便兜,小心翼翼地打开,便有一阵熟悉的浓郁的韭菜饼的味儿扑面而来。

伸手摸摸,还热乎乎的——我知道,是娘送来的。妻子做的,不是这个味道。这味道,已经伴我四十多年了;这味道,早已深深地嵌入我的骨子里。

我假装不知,问妻子道:“谁送来的?”

妻子怪怪地看了我一眼:“还有谁,咱娘送的啊。”

妻子的这一句话,让我倍感温馨与浪漫。从先前的“你娘”到如今的“咱娘”这一称谓的改变,充分昭示了一个女人痛定思痛后才开始平静地与你准备厮守到老,才开始无奈或有奈地与你死心塌地过日子的暧昧警报从此彻底解除。

看我眼里闪现出点点滴滴...

【美好】毕业班最后的一节语文课

想来想去,还是为这个题目颇纠结了一阵子。

初想定为《最后一课》,总感觉有些剽窃世界名作之嫌,何况都德的名作的主题早已被我们定义为“爱国”,而我这篇文章总不想与爱国扯上什么瓜葛——毕竟我只想抒发个人情怀,不敢延伸到爱国主义这个冠冕堂皇的主题。

后又想将题目定为《毕业班最后的一节课》,却忽然想起来几年前有过情节类似的同题文章。于是想了想,才忐忑不安地写下了以上题目。

也曾想将题目定为《阳光灿烂的日子》,想想总是感到有些假大空。何况,现在天天雾霾,哪里会有什么阳光灿烂的日子呢。

毕业班的最后一节语文课,我是做了精心准备的。想想前面的复习计划,总感觉该复习的都复习“好”了—...